您现在的位置:友城资讯 >> 行业资讯 >> 中欧对比发现:中国制造缺稳定的发动机

中欧对比发现:中国制造缺稳定的发动机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-08-08

  中国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跟欧洲国家截然不同,中国呈现出傲视全球的增长速度,但中国经济也面临很大的结构性问题。我们不能戴着有色眼镜去放大欧洲发达国家的疾患,也不能对中国经济中的问题避而不见。只有正视发展中存在的问题,才能构筑长期增长的根基。

  欧洲的困顿

  考察途中,有同行人感慨德国成熟的基础设施:“美国人花全世界的钱,德国人花自己的钱。”此言非虚。美国凭借其美元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,长期维持巨大的贸易逆差,过度消费和过度杠杆化导致次贷危机。德国以不超过中国四川省的国土面积,多年以来一直保持全球第一贸易顺差。

  更令人起敬的是国民整体素质。在德国考察的两周时间里,没有听到汽车鸣笛声。即使是乡间小路,每在交叉口,驾乘汽车的人都要停下来很仔细地观察,确保无行人时再通过。对于屡屡见到的程式化停车看人的动作,团中有人感慨:“这是在德国。如果在北京这么等着永远都过不去,过于讲文明会被淘汰。”

  以出行细节作为两国国民素质的判别标准恐有失武断。考虑到德国只有8000万人口,而北京市的常住人口都超过2000万,拥挤程度远胜之。在很多人眼里,效率重于形式,在北京,整齐划一地遵守交通秩序,恐有不小难度。

  参观的7个品牌,都位于德国安静的小镇上。静谧得好像时间停止了流淌,触目望去,都是上了年纪的红黑两色的建筑,窗前、门口都点缀着小花,偶而能看到一两位老人,年轻人很少。这是城市化的结果。

  慕尼黑和法兰克福两大中心城市,人口不是很多,市区面积也不大,没有太多高层建筑。“二战”后“婴儿潮”时代出生的人已经到了暮年,和德国一样,整个欧洲都面临人口老龄化和出生率下降的困扰。

  欧洲面临的经济环境也跟人口结构有关。市场消费能力停滞,企业营收增长出现困难,国家税收受到很大影响。而这些国家普遍实行高福利政策,经济上升期间累积起的巨额债务在金融海啸后引爆,各国政府为削减债务焦头烂额。

  可以想象,德国市场消费能力停滞不前,如果德国的企业不拓展国际市场,就难以有持续的增长。在忧患意识的推动下,德国企业重新定位,产品以简洁为面,取材以品质为上,工艺上不厌其精,在全球拓展高端市场。

  德国的国民性格认真得近乎刻板,这跟高端制造业形成兼容。不在价格上向市场妥协,以质量取胜;不在设计上向潮流脱离,简洁实用为本。由于劳动力稀缺,德国工厂机械化程度普遍很高。雄厚的科研实力是机械化的后盾,高精尖的数控机床和模具使德国企业卓尔不群。同时,德国企业不吝人工,把手工精神融进产品,成为高端血统的组成部分。

  同时,德国企业专注而执着,福适宝做门把手、吉徕做开关、嘉格纳做电烤箱都有数百年的历史,在所在的细分领域无论是声誉,还是市场占有,都做到了金字塔尖。尽管有公司通过上市成为公众公司,但创始家族依然能够在公司发挥很大的影响力,维持着品牌的家族血统

所属类别: 行业资讯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